<i id='ceb13'></i>

<acronym id='ceb13'><em id='ceb13'></em><td id='ceb13'><div id='ceb13'></div></td></acronym><address id='ceb13'><big id='ceb13'><big id='ceb13'></big><legend id='ceb13'></legend></big></address>

<ins id='ceb13'></ins><span id='ceb13'></span>
<i id='ceb13'><div id='ceb13'><ins id='ceb13'></ins></div></i>

        <code id='ceb13'><strong id='ceb13'></strong></code>

        1. <tr id='ceb13'><strong id='ceb13'></strong><small id='ceb13'></small><button id='ceb13'></button><li id='ceb13'><noscript id='ceb13'><big id='ceb13'></big><dt id='ceb13'></dt></noscript></li></tr><ol id='ceb13'><table id='ceb13'><blockquote id='ceb13'><tbody id='ceb1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eb13'></u><kbd id='ceb13'><kbd id='ceb13'></kbd></kbd>

        2. <dl id='ceb13'></dl>
          <fieldset id='ceb13'></fieldset>

            iG奪冠、電影復牌,王健林的江湖能否再起波瀾

            来源:     添加时间:2020-06-21

            商界裡的人,初入江湖,願景皆是一番皇圖霸業。

            然江湖路遠,道阻且長,且一朝上高塔,未必就可日日高枕無憂。

            誠如昔日首富王健林,30年夜雨中見招拆招,見自己,見天地。不曾想一失言釀千古恨,風雨剝蝕兩鬢白。驀然回首,江湖歲月飛,輩輩起風雲,思聰也已帶iG奪瞭冠。

            眼前路,身後身,老江湖人,不得不想。

            有燈就有人,有人就有江湖,退出江湖,馬雲難撇盡,老王也不曾想。

            文旅江湖,萬達未曾退場

            有人說,老王已徹底告別瞭文旅,但老王其實並無此意。

            謠言的第一次傳食品出,是在10月16日。

            財經網的一篇文章指出“萬達正在把文旅集團總部核心業務及相關人員都打包交給融創”——轉讓完成後,去年賣出去的文旅項目對應的設計規安全劃、建設、運營管理這些業務部門及人員將全部由融創負責,而萬達隻單安全純保留對13個文旅項目9%的股權,不再負責其他任何事務。且未來萬達文旅集團內,除瞭寶貝王、酒店管理公司等,其他核心部門未來基本都會清空,萬達將徹底告別文旅業務。

            17日早間,萬達集團針對這則消息發佈辟謠聲明,稱網上所傳“融創將全部接盤萬達文旅”消息失實。並在聲明中表示,作為中國最早進入文化旅遊產業的先行者,萬達一直看好中國文化旅遊行業的發展前景。今後萬達將繼續投資文旅產業,旗下文旅集團(含文旅規劃、建設、項目管理部門)將繼續作為萬達的重要產業集團永續發展。

            而10多天後,29日晚間,融創中國一邊在上海舉行“2018中式產品發佈會”,一邊公告,其全資附屬公司融創房地產與王健林代表的賣方訂立協議,將收購成都萬達主題文化旅遊管理有限公司(萬達文化管理)75%股權及萬達文化旅遊創意集團有限公司(萬達BVI文創)100%股權,並終止萬達商管集團原有的商業安排,三項交易代價分安全別為人民幣44.94億元、15億港元、人民幣2.87億元,總代價為人民幣62.81億元。

            未來融創將全面負責13個文旅項目的所有持有物業業態的總體規劃設計及建設管理等服務、品牌許可、運營咨詢和運營管理等服務。而上述業務涉及的文旅項目持有物業建設總部及地方人員、萬達文旅院人員、萬達主題娛樂總部及主題娛樂區域運營管理人員、萬達商業區域運營管理人員等,融創均現狀接收。

            緋聞—辟謠—坐實,娛樂暴力強奸 圈的慣用手法,這一次萬達融創用得溜溜的。

            其實在16日傳言傳出之前,彈房君就已經聽說融創與萬達在合作中起瞭些矛盾,而這矛盾的根本,就在於有些錢,融創付得並不開心。

            這些不開心的款項,一方面來自於萬達為13個文旅項目作出的“年度預算”。

            根據2017年7月時的協議,融創雖然用438.44億元買瞭萬達13個文化旅遊項目公司91%的權益,但這些項目中持有物業的運營管理依然由萬達負責,其中包括繼續根據現有規劃指標及規劃方案及萬達標準進行持有物業的開發建設工作,以及持有物業繼續按照萬達標準進行運營管理,其經營計劃、運營目標由萬達制定並經融創批準後執行。

            這其中的大概意食品思就類似於融創買瞭個園子,萬達負責出力幫融創規劃、建造和運營這個園子,但執行中涉及到的成本花銷,都由融創掏。

            經過一年執行,融創不樂意瞭,“標準是萬達定的,花銷也是萬達定的,我這當老板的話語權在哪?”。

            萬達方面也意識到瞭這其中的微妙——付錢不夠痛快,收錢不夠順暢,這合作自是很難繼續。在29日的公告裡,萬達開篇就寫到:2017年7月,萬達與融創簽訂13個萬達城項目收購合同,合同約定,收購後萬達城冠名不變,項目仍由萬達單方面設計、建設和管理。合同實際執行中發現,該合作模式確有諸多不便,項目規劃、建設和運營管理與投資方一致,對項目發展才更為有利。

            於是,萬達幹脆把13個項目的設計、建設和管理公司,全都賣給瞭融創,從此不再看人臉色要錢。

            而另一個令融創不太不開心的款項,是那筆品牌管理費。

            在2017年7月世紀交易中,融創簽署瞭一條“在運營管理期限(20年)內,且在相關運營管理協議有效期內,每個目標項目每年應支付品牌許可使用費人民幣5000萬元”的品牌管理協議。這意味著,未來20年,融創每年需要向萬達支付6.5億元的品牌許可使用費,20年合計是130億元。

            這個錢勾魂尤物融創也付得並不開心,這一點,從融創在29日公告中提到的“原應收取的品牌許可食品使用費等將不再收取”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你看,融創費瞭10個月歷經幾番上訴才從樂視那追回瞭5.3億元,而萬達僅僅是冠名瞭融創的文旅項目,融創還要每年付給它那麼多冠名費,著實不劃算。

            於是這場交易更像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精明的融創把這個價錢壓到瞭62.81億元,等於打瞭個4.8折,就把項目的運營管理團隊歸至麾下,再提出隨時可能將“萬達城”更名為“融創城”,自此,未來建設、規劃、運營全都是自己人,所謂的項目運營管理費和品牌許可費,都不用再分給外人,對融創來說,一勞永逸。

            那對萬達來說呢?很多人將這筆補充交易解讀為“此之蜜糖彼之砒霜”——你看,萬達把“人”都賣瞭,一定是對文旅傷透瞭心,要徹底退出瞭。

            且據彈房君瞭解,萬達並不是這麼想的。相反,萬達還誠如它在公告中所說的:“萬達一直看好中國文化旅遊行業的發展前景,今後萬達將繼續投資文旅產業,保留文化旅遊產業的骨幹團隊,重組文旅規劃院、文旅建設中心和文旅管理公司。萬達今後將本著重資產、輕資產兩條腿走路的方針,繼續投資正在洽談的一批萬達文化旅遊城項目,其中輕資產萬達城將選擇包括融創在內的多個投資方進行合作。”

            復盤一年多前的交易,融創購買的13個萬達文旅項目,分別是西雙版納、南昌、合肥、哈爾濱、無錫、青島、廣州、成都、重慶、桂林、濟南、昆明、海口的萬達文旅項目。而其實,當時在這13個項目之外,萬達還擁有長白山萬達國際度假區、武漢中央文化區、烏魯木齊白鳥湖萬達城、長沙萬達城、惠州大亞灣大型萬達文化旅遊城、西安滻灞萬達文化旅遊城這6個項目。其中,長白山項目已在2017年6月轉讓給瞭大連一方,武漢、烏魯木齊的萬達城項目當時已開工,長沙、惠州、西安項目當時已經和當地政府簽訂完瞭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即“世紀交易”完畢後,萬達當時手裡還自持有5個文旅項目。

            而這一年多裡,萬達又陸續談下瞭不少新的文旅項目。

            2017

            8月

            萬達官方發佈消息稱王健林赴甘肅蘭州考察。據甘肅日報8月19日報道:王健林在現場表示,將加大投資力度,在蘭州市投資建設一個大型文化旅遊項目,同時選擇甘肅其他城市新建設10個萬達廣場項目。10月10日,甘肅省人民政府和萬達集團戰略合作簽約儀式在萬達集團總部舉行。

            2018

            9月

            9月26日,萬達集團與延安市政府簽訂《延安萬達紅色旅遊小鎮項目合作框架協議》。

            10月

            10月12日,王健林在敦煌參觀考察,敦煌市委書記詹順舟會見王健林董事長。當地媒體報道稱:王健林一行與敦煌市領導就在敦煌投資文化旅遊項目的可行性進行瞭初步的溝通討論,雙方表示將建立溝通協調機制,進一步論證投資合作項目。

            10月22日,萬達集團與遵義市政府在北京簽訂《遵義市人民政府和萬達集團關於紅色文化旅遊及商業項目戰略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協議上,雙方明確,萬達集團計劃在遵義市內以直投、合作獨資、合資等多種形式開發建設萬達紅色文化旅遊項目1個和萬達廣場2個,項目總投資計劃約100億元。

            不完全統計來算,目前萬達手中擁有的包含已簽訂協議的文旅項目,至少有武漢、烏魯木齊、長沙、惠州、西安、蘭州、延安、遵義8個,而王健林這一年裡還與阜陽、武漢、吉林、成都、大連等省市的政府高層見過面,有接近萬達人士透露,在這些見面會上,“萬達城”正是雙方的洽談關鍵詞。

            另有人士透露,萬達與融創10月29日這個補丁交易所涉及的人員,大多都是項目上的人員,而萬達文旅的骨幹團隊其實還留在萬達體系內,“退出文旅,萬達是真沒這麼想”。

            電影江湖,掌門萬達也憂心

            文旅是萬達的一張王牌,幾次遮遮掩掩交易後,萬達明裡暗裡都表態瞭並不舍放棄。而萬達另一張不舍放掉的王牌,是電影。

            2017年7月4日,萬達電影公告稱,因籌劃影視類資產收購事項,已向深交所申請停牌。8月3日,萬達電影披露瞭重組主要交易方為公司控股股東北京萬達投資有限公司以及交易標的的其他股東,標的資產為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100%股權,並繼續停牌。

            這一停,就是一年零四個月。一直到昨日(11月4日),食品萬達電影才最終公告宣佈,公司擬向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21名股東發行股份購買其持有的萬達影視96.8262%的股權,且公司股票將於今日(11月5日)開市起復牌。

            這16個月裡,萬達電影的重組方案被兩次修改。

            先來看看萬達電影目前的股權結構。根據萬達電影的三季度報,目前萬達投資持股比例為50.7%,杭州臻希投資(阿裡系)持股比例為7.66%,萬達文化產業持股比例為2.51%,為公司的前三大股東。

            而上述文中所提到的萬達電影和萬達影視,前者為上市公司平臺,主營業務為影院投資建設、院線電影發行、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主要業務收入來自於電影票房收入、賣品收入以及廣告收入。而後者萬達影視成立於2009年7月8日,主營業務為電影和電視劇的投資、制作和發行,以及網絡遊戲發行和運營業務,控股股東為北京萬達投資,實際控制人為王健林。

            在2016年5月時,萬達電影(時稱萬達院線)曾擬出第一份重組草案,擬以372億元全盤收購收購萬達影視100%股權。同時萬達投資承諾萬達影視2016至2018年的凈利潤數分別不低於13億元、16.6億元、21.38億元,三年合計50.98億。3個月後,萬達院線以交易各方認為重組條件尚未成熟為由,宣佈中止此次重組方案。

            而後,就未有新的重組方案流出。

            一直到停牌11個月後,2018年6月25日,萬達電影公佈瞭6月22日時董事會剛通過的新的資產重組預案——擬以支付現金及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包括萬達投資在內的21名交易對方持有的萬達影視96.8262%的股權,交易作價116.19億元。其中,對萬達投資以現金支付對價,共需支付26.93億元,而對除萬達投資以外的其他20名交易對方為股份支付對價,共需發行的股份總數為1.79億股,發行價格為50.00元/股。此外,萬達投資承諾萬達影視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凈利潤數分別不低於8.88億元、10.69億元、12.71億元,如未達到,則萬達投資將優先以其現金補償,不足部分以其持有上市公司的老股對上市公司進行補償。

            這個新的重組方案既出後,民間嘩然,畢竟萬達投資是由王健林和王思聰父子進行穿透式持股,兩人合計控股達100%的,而食品現金支付給萬達投資,意味著王健林父子就可套現。

            此外,7月3日時,深交所也對這個重組方案提出瞭質疑。包括要求萬達對本次重組方案與2016年5月13日披露的重組方案進行對比,補充衛生說明並披露兩次方案的主要差異;說明本次交易方案安排萬達投資獲得全部現金對價的背景、目的及合理性等。

            但萬達電影一直到瞭11月4日,才回復瞭深交所問詢函。同時,公佈瞭第三版重組方案——收購萬達影視的交易對價降價至106.51億元。且對21名股東的支付方式調整為全部都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支付,總發行股份總數預計約為3.21億股,其中將向萬達投資發行約0.52億股股份,食品向除萬達投資以外其他交易對方共計發行約2.69億股,發行價格調整為33.20元/股。

            但最新版的重組方案中,由於萬達電食品影正在以2018年7月31日為評估基準日對萬達影視100%股權進行評估,因此還未對業績承諾及補償安排做出說明。

            從2016年的5月到今年的11月,2年內3版重組方案,萬達影視的收購價,縮水瞭約71%。這背後反應的,不僅是萬達電影的個體環境,也是整個影視板塊的疲軟傾向。

            AI財經社數據顯示,2017年,絕大多數影視類上市公司市值大幅縮水,整個行業的市值蒸發超過1100億。中影、上影、幸福藍海等公司領跌,最高跌幅超50%。

            而今年,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日收盤,文化傳媒板塊的指數為1848.23點,而在2017年7月4日萬達停牌當日,為3298.9點。整個板塊在2015年6月30日達到頂峰後,就開始走下坡路,今年內更是逐級而下。

            尤其是在今年6月“陰陽合同”、明星逃稅等一系列負面新聞曝出後,影視行業更是元氣大傷。衛生

            據機構統計,9月,中國大陸票房回落至30.6億,比去年同期下降41%,為全年單月最低值。而截至10月底,多傢上市電影公司披露的三季度財務報告顯示,由於業務運營未達預期等原因導致業績下滑。

            萬達電影的三季度報也同樣出現陣痛。公告顯示,今年三衛生季度內,萬達電影實現營業收入35.37億元,同比減少0.9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68億元,同比減少2.4%;但扣非後的凈利為3.31億元,同比增長48.92%。而截至今年三季度,萬達電影的營業收入為109.05億元,同比增長7.0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3.68億元為12.68億元,同比增長0.31%;扣非後的凈利潤為11.79億元,同比增長11.86%。

            從數據來看,雖年內萬達電影在票房收入、觀影人次、市場占有率等指標繼續保持全國第一,但其在財務數據的增幅已經十分放緩,且在三季度出現數據下降。而萬達電影方面也表示,全國電影票房10月份出現較大降幅,四季度全國電影票房走勢尚無法準確預估,同時,全國影城和銀幕數量增長較快,新開影城市場培育期延長。萬達電影預計,2018年全年凈利潤可能在13.64億元~16.67億元之間,同比減少10%或增加10%。

            對萬達電影來說,在此刻收購下萬達影視,是扭轉頹勢的重要一註——重組完成後,萬達電影的業務將拓展至上遊影視劇和遊戲制作,真正意義上達成從“院線”到“電影”公司的轉型升級,甚至是打開新的利潤增長點。

            數據顯示,萬達影視在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9.95億元、20.20億元及8.84安全億元,凈利潤3.64億元、5.97億元、4.07億元。而2017年營收同比增長103%的背後,遊戲產業業績拉動效果明顯。

            (單位:億元)

            具體來看,萬達影視的遊戲及相關業務在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營收分別為3.29億、8.25億、1.64億;毛利潤分別為2.15億、5億、9073萬。

            而反觀萬達影視的電影及相關業務,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該業務的營收分別為6.66億、8.39億、7.18億;毛利潤分別為3.2億、3.69億、4.97億。增速明顯不及遊戲業務。

            有媒體指出,2017年,萬達影視食品的遊戲業務營收與電影業務的8.3億基本持平,但遊戲業務較上年增長150.75%,毛利潤超出電影業務約1.3億,較上年增長132.56%。在今年第一季度,遊戲業務仍然穩紮穩打地交出瞭1.64億的營收。在電影業績增長放緩之時,萬達影視對遊戲的依賴愈發明顯。

            追溯來說,萬達對遊戲的投入,或還要緣於王思聰。

            2009年,王思聰註冊成立瞭私募股權公司普思資本,並先後通過這個平臺投資瞭天鴿互動、雲遊控股、樂逗遊戲、Dexter、網魚網咖等公司,而後,他還入股英雄互娛,成立香蕉遊戲,熊貓直播,聯手昆侖萬維等17傢遊戲企業成立“中國移動電競聯盟”,制定行業規則,規范俱樂部行為等等,打食品通電競行業上下遊產業。

            (圖片來源於網絡)

            2011年8月,王思聰收購瞭當時瀕臨解散的電競俱樂部CCM,更名為iG,並重金引援,夯實戰隊實力。而後,電競行業就進入瞭“砸金”時代,卻也成為速生而起的風口,其背後的潛力市場,引來瞭包括蘇寧、京東、騰訊、紅杉資本等一批投資公司、互聯網公司的入局。

            2016年5月,當時的萬達院線作價26億元對遊戲公司互愛互動完成瞭全資收購,宣告進入遊戲發行領域。2017年4月,萬達電影揭曉瞭旗下十三款全年遊戲發行計劃,強調自己佈局各類型IP遊戲孵化,打造遊戲產業鏈。這十三款遊戲IP涵蓋瞭影視、動漫、體育等多個方面,包括《射雕英雄傳》、《秦時明月》、《懸空城》等。

            就目前來看,萬達的遊戲帝國,還未擴展到電競領域。但在iG S8全球總決賽奪冠後,萬達是否有心借助校長的效應及資源在遊戲板塊開辟新的建樹,在電競行業獲取份額,且這份收入以及概念的熱炒能不能為萬達影視、萬達電影,甚至整個萬達集團帶來新的估值以及江湖霸主地位,這傳說,萬達不妨一試。

            截至今日收盤,停牌16個月終復牌的萬達電影,開盤就一字跌停,報收31.1元/股,封死跌停板。

            顯然,要吸引來“俠客”,萬達的江湖,還需要更多故事。

            版权所有 2015 重庆市茂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虚拟桌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统计 渝ICP备19011990号-1 技术支持:瑞秀科技
            <i id='ceb13'></i>

            <acronym id='ceb13'><em id='ceb13'></em><td id='ceb13'><div id='ceb13'></div></td></acronym><address id='ceb13'><big id='ceb13'><big id='ceb13'></big><legend id='ceb13'></legend></big></address>

            <ins id='ceb13'></ins><span id='ceb13'></span>
            <i id='ceb13'><div id='ceb13'><ins id='ceb13'></ins></div></i>

                <code id='ceb13'><strong id='ceb13'></strong></code>

                1. <tr id='ceb13'><strong id='ceb13'></strong><small id='ceb13'></small><button id='ceb13'></button><li id='ceb13'><noscript id='ceb13'><big id='ceb13'></big><dt id='ceb13'></dt></noscript></li></tr><ol id='ceb13'><table id='ceb13'><blockquote id='ceb13'><tbody id='ceb1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eb13'></u><kbd id='ceb13'><kbd id='ceb13'></kbd></kbd>

                2. <dl id='ceb13'></dl>
                  <fieldset id='ceb13'></fieldset>